设为首页|添加收藏登录注册
电视搜索


《安家》原型《买房子的女人》折射日本住房需求

2020年03月12日 来源:新华网

 

  随着电视剧《安家》的热播,其原型日剧《卖房子的女人》引发观众的好奇。

  2016年夏,日本电视台推出了10集系列剧《卖房子的女人》。该剧的脚本由日本知名编剧大石静执笔,讲述了不苟言笑、性格强势的天才房产销售员三轩家万智从TEIKO房产公司总部调到业绩平平的新宿分店后,不断创造卖房奇迹的故事。这部题材冷门的行业剧,以扎实的脚本和励志的喜剧风格,获得当季度收视冠军,并囊括第90届日剧学院赏最佳女主角、最佳导演、最佳女配角和最佳作品四个奖项。2019年冬,第二季《卖房子的女人的逆袭》,以原班阵容强势回归,续写该系列的高口碑和高收视。

  每个屋檐下都承载着一个家庭的烦恼和秘密

  事实上,在日本房产泡沫破灭后,房产销售并不具备职场吸引力。即便在职业门类丰富的日本行业剧中,也比较小众。《卖房子的女人》以东京举办奥运会,房地产业繁荣为创作背景,女主人公三轩家是拥有强大的职业信念和出色的业务能力的职场精英。角色设置结合了大门未知子的强大、家政妇三田的机械和古美门律师的毒舌——这是之前几部热门剧中的人物。同时作为日式喜剧女主角,她漫画风的咆哮“Go!”每集必现,且自带声、光、风特效,让一群磨磨唧唧、犹豫不决的人闻声而动,激起笑点。

  剧情从三轩家出任新宿分店主任展开,那里聚集了一群工作状态散漫的员工,包括老好人科长屋代,温良有余,魄力不足;职场菜鸟庭野,空有热情,不得要领;业务骨干足立,善于伪装,缺乏诚心;傻白甜白洲,好吃懒做,胸无大志。该剧每集的剧情主线围绕一宗房产交易展开,销售员们的故事则作为副线穿插其中。最大的看点是女主人公如何完美攻克工作难关,为有各类住房需求的客户,寻找到合适的房子。

  整部剧集就是一部售楼宝典,编剧通过丰富的房产销售案例和丰满的细节来展现行业的生态,为观众解密卖房的攻略。剧中形形色色的房产交易涵盖了当代日本社会各阶层和人群的购房样本,从富豪到上班族,从公众人物到御宅族,从大家族到小夫妻,从情侣到单身人士。五花八门的住房需求,考验着房产销售人员的智慧和业务能力。每一集教科书般的经典营销案例,反复印证了卖房天才看似狂妄自大,实则把握十足的口头禅——“没有我卖不出去的房子”。

  女主角所呈现的房产中介形象颇具颠覆性,她脸上没有讨好的笑容,也不会牛皮糖似的粘人,更不会对客户的要求照单全收。虽然看起来不好亲近,但专业素质极高,做事讲求效率。平时废话不多,开口便能句句切中要害。剧中医生三口之家想买医院附近的别墅,庭野苦于找不到符合完全要求的房源,带着客户不断看房,却毫无进展。三轩家跟着去看了一次,便敏锐地意识到女主人对客厅楼梯的执念背后是亲近孩子的意愿,而孩子的一幅画透露出对奶奶家的眷恋。于是她将医院对面一室一厅斜坡公寓的大客厅布置成了全家共用的工作区,还在花盆中插上了从奶奶家摘的枇杷枝。女医生带着质疑走进她推荐的小户型,却被走心的设计彻底打动。三轩家用事实让同事明白了,销售就是在充分了解客户真正的需求的基础上,解决客户的烦恼,为他们规划人生。卖房单凭努力不够,还要依靠经验和智慧,善于洞察人心。

  跟在她身后的庭野和白洲得到了各种职场历练,但他们搞不定的生意常常被三轩家理直气壮地抢走。白洲习惯用世俗的标准来衡量客户和房源,对有买房意向的流浪汉不以为意。被派去老公寓发广告,又半途而废。最终,对客户秉持以诚相待,不分贵贱的三轩家,在流浪的电器社社长和省钱买房的老公寓住客手中成功签约。第二季中她甚至去网吧蹲点,在逃避现实的网吧难民中开发出潜在客户。同样,对于不同类型、档次的房产,她也总能找出优点,改进缺点,寻找到适合的买家。就连业界公认难以脱手的凶宅,她也能精准地锁定医院和殡仪馆从业者,轻松找到看透生死的卖家。看房时,不仅具实相告凶宅信息,还重现犯罪现场,笑料十足。

  剧中三轩家通关攻略式的卖房过程固然精彩,销房背后折射出人性和社会心理也值得细品。两季20集的案例涉及一系列日本社会的现实性话题,包括代际关系、蛰居族、不婚族、职场女性、婚外恋等。这些话题渗透在各种卖房买房者的日常生活中,每个屋檐下都承载着一个家庭的烦恼和秘密。编剧从卖房者的视角,对这些社会现象进行了具有人情味的观照。比如三轩家让信奉 “断舍离”和患有“囤积癖”的恋人以分层居住的形式和睦相处;让啃老族用以房养房的方式保障未来生活;让两代人以背靠背为邻的格局,避免婆媳矛盾;让职场女性把房子买在丈夫公司的幼儿园附近,从而转移一部分育儿压力。各种彰显女主人公智慧的解决方案,颠覆了人们对房产销售的固有认知。

  与其对他人指手画脚,不如尊重客户的生活方式

  剧中人物对诸多社会热点问题的探讨也很有启发性。比如,在蛰居族的买房故事中,庭野主张鼓励20年未出家门的中年男子重返社会。三轩家则坚持恪守职业本分,认为与其对他人的生活方式指手画脚,不如贩卖给客户合适的生活方式。人到中年的“家里蹲”搬进新家,不仅利用屋内自带的攀岩设施强健身体,还通过写蛰居日记意外走红网络。这样的理想化的结局固然出于剧情设计,但编剧借主人公之口,为处理蛰居族的社会问题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

  三轩家虽然性格强势,但在卖房过程中对客户群体的多元需求和生活方式,却展现出开明和包容的态度。她善于换位思考,懂得变通。无论是面对生活方式冲突的“断舍离”和“囤积癖”情侣,还是家庭地位悬殊的天气预报员夫妇,她都能在无需要客户做出改变、妥协、牺牲的情况下,为他们的住房需求找到最佳解决方案,并实现双赢。虽然,三轩家无心做救世主,强调一切皆出于卖房目的,但正是这种心无杂念的全身投入,使她在销售的过程中,很自然地为客户构建起了一个令人安心的家园。

  值得一提的是,日剧原文片名为《家売るオンナ》,“家” (いえ)被翻译为“房子”,弱化了“家”的概念。房子本身是一种商品,只是家的外化形式。本剧情的设置正是基于“房子是买来住的”前提之下,讲述不同家庭的住房需求的故事。

  房产作为人生中一笔庞大的开销,关乎一个家庭的幸福。家无疑是全剧的母题,贯穿剧情的主副线之中。讽刺的是,像三轩家这样一位卖房天才,甚至连姓氏意为“三间房”,都与职业相关。第一季中,女主人公竟然独居于一栋租金便宜的凶宅之中,终日忙于卖房,却只为他人做嫁衣裳。剧情透露她学生时代的遭遇,包括失去父母关爱,背负巨额债务,曾无家可归。从小缺少关爱,以至于不会表达感情,但她内心渴望拥有一个家,感受庇护和温暖。第一季尾声,为了守护被大家视为“家一般感觉”的心心酒吧,她和科长放弃了工作。在守“家”和卖“房”中,她毅然选择了前者。这是女主人公在情感上的成长的证明,让人物形象更加立体。不过她和科长之间的爱情故事,在两季衔接上有断片,使得对女主人公拥有家庭的始末含糊不清,给观众中留下一些遗憾。

  整体上看,作为一部治愈、励志的喜剧,《卖房子的女人》依靠一群有缺点,但不失可爱的角色,创造了不少笑点和燃点。不过,最令观众印象深刻的,还是一系列精心构架的卖房故事所呈现的房产销售行业的生态和当代日本社会的人生百态。作为一部行业剧,如果既能在本行业中掀起话题,又让普通观众对房地产销售职业的价值有所了解,那么该剧就具备了成为优秀作品的条件。

原文链接:http://www.xinhuanet.com/ent/2020-03/12/c_1125699446.htm

标签:

相关阅读:

他们正在说……
评论
表情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