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添加收藏登录注册
电视搜索


进入关键期,防汛如何迎大考

2021年07月17日 来源:新华网

黄河小浪底水利枢纽工程实施2021年汛前调水调沙。新华社发

黑龙江某抗洪抢险突击队正在进行抢险抗洪作业。许颖献摄/光明图片

河北邢台内丘县消防救援大队开展防汛演练。新华社发

  【经济界面】

  又是一年汛期,眼下,暴雨侵袭多地,预警仍在持续。

  京津冀地区迎来入汛最强降雨;四川巴中等多地普降暴雨,部分地区遭遇内涝、山洪、泥石流等灾害;黑龙江上游干流发生特大洪水……

  记者从水利部获得的截至14日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入汛(4月1日)以来,全国已发生20次强降水过程,比1998年以来同期多4次。共有22个省(区、市)243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其中35条河流发生超保洪水,8条河流发生超历史洪水。

  严峻,是我国当前的防汛形势。而进入7月下半月8月上半月的“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汛情发展更牵动人心。如今,应对防汛大考,科技助力让我们能亮出更多“硬牌”。汛情走向如何?防汛如何迎大考?还存在哪些薄弱环节?今后有哪些立足长远的举措保江河安澜?对此,记者进行了采访。

  1.降雨密集 3天40条河流发生超警洪水

  【现象】

  7月13日,嘉陵江2021年第1号洪水平稳通过重庆中心城区。此前,由于四川巴中、达州突降暴雨,嘉陵江支流渠江来水快速增加,11日19时,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水文局正式发布:嘉陵江2021年第1号洪水在渠江形成。时针回拨,6月21日,嫩江2021年第1号洪水形成,是今年我国主要江河首次发生编号洪水。一南一北,两次洪水,映照出今年汛情的一些特点。

  整体看,今年汛期,全国强降水过程多。水利部水文首席预报员李岩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入汛以来,全国面平均降水量较常年同期略偏少,但降雨时空分布集中,局地降雨强度大。雨区主要集中在江南、华南东部北部、黄淮东部、华北大部、东北北部,雨带位置较常年同期偏北。

  在雨区的影响下,东北地区汛情发生早、量级大、历时长,成为今年汛期雨水情的一大特点。“6月以来,东北地区黑龙江、嫩江、松花江肇源江段等23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其中11条河流发生超保洪水,6条河流发生超历史洪水。”李岩介绍,嫩江中下游干流先后出现两次超警洪水,位于黑龙江齐齐哈尔的江桥站累积超警历时达9天。

  汛情不只发生在东北,入汛以来,南方多地江河洪水集中暴发。有多集中?水利部通报显示,5月20至22日,湖南湘江、江西赣江、福建闽江、广东北江等42条河流发生超警洪水;6月28日至7月2日,江西信江、饶河,福建建溪、富屯溪,浙江钱塘江等46条河流发生超警洪水,其中钱塘江常山及三河江段发生超保洪水。“7月9-11日,四川渠江及支流大通江、大渡河支流俄热河、重庆嘉陵江支流三庙河等15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其中渠江及支流大通江、神潭河等9条河流发生超保洪水,大通江发生超历史洪水。”李岩说。

  大雨仍在“密集”登场。7月11日至12日,北京、河北等地的大暴雨,将海河流域不容乐观的防汛形势拉入大众视野。7月13日14时,海河流域滦河发生2021年第1号洪水。

  目前,松花江有江段仍然超警戒,长江、淮河、黄河、海河、珠江等流域又连续出现暴雨洪水,加之进入“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未来汛情走向备受关注。记者从水利部了解到,根据水文气象联合会商综合研判,“七下八上”期间,全国降雨呈“南北多、中间少”分布,以北方多雨为主;北方多雨区位于东北大部、华北、黄淮西部北部、西北东部、西南东北部,南方多雨区位于江南东南部、华南东部南部、西南南部。

  “黄河中游、海河流域漳卫河大清河子牙河北三河滦河、嫩江、松花江、辽河、黑龙江等将发生较大洪水,长江上游及汉江、黄河上游、珠江流域西江北江、钱塘江、闽江等将发生区域性暴雨洪水。”李岩透露,“我们将重点关注上述预计可能发生洪水的相关江河,做好监测预报预警和骨干水工程调度、堤防巡查防守和抢险救援技术支撑等工作,同时做好可能出现强降雨地区的中小河流洪水和山洪灾害防御、中小水库安全度汛等。”

  2.科技助力 重大水利工程化解狂涛巨浪

  【案例】

  “全北京都在等雨,一些景区关门了,航班取消了,工地停工了,水泵放好了,中小学、幼儿园停止返校了,气象台发布暴雨预警了,气氛已经烘托到这儿了。”7月11日傍晚,早早接收到暴雨预警信息的北京网友调侃道。市民之所以能如此气定神闲地等待大雨到来,离不开气象水文部门的提前预警,更离不开背后众人的努力——北京市水务局调度北运河提前停航预泄,调度城区河湖适当降低水位,腾出槽蓄容量约2200万立方米;排水集团提前加大污水处理量,排水管网腾出容量26万立方米;调度城区57座泵站累计抽排水量342万立方米……

  作为防汛的“尖兵”“耳目”,水情预报预测早一点,准一点,就能为防汛抗洪赢得更多主动权。目前更精准的预报预测离不开科技助力。地面自动测报、空天遥感、卫星传输、无线宽带网等技术被广泛应用,天空地一体化水情信息感知网得以构建。数字足以佐证:1998年大水前,收齐全国雨水情信息要两个小时;现在收齐全国十多万个报汛站点的雨水情信息只需15分钟左右。此外,通过分析已发生洪水的规律进行相似流域参数移植,强化在线方案修订和实时校正,也提高了预报精准度。

  入汛以来,截至7月14日,全国水利部门累计发布1035条河流1605个断面作业预报21.63万站次,发布水情预警655次。此外,水利部会同中国气象局开展山洪灾害气象预警服务,有关地区共发布9.27万次县级山洪灾害预警,向相关防汛责任人发送预警短信790万条,向受威胁区域的社会公众发布预警短信1.48亿条,为做好防灾避险、保障生命安全提供有力支撑。

  科学,还体现在水库调度上。7月12日20时,三峡水库迎来今年首场40000立方米每秒量级洪水,三峡水库提前腾出8亿立方米防洪库容进行拦洪。防御嫩江1号洪水过程中,水利部松辽水利委员会调度尼尔基水库在洪水来临前腾库迎洪;洪水发生后,压减下泄流量拦洪削峰错峰,削峰率达61.6%。通过科学研判,适时调度水库等工程,提前预泄水量,发挥拦洪削峰作用,运用河道行洪时差,有效避免干支流或上下游洪峰叠加,水利工程化解狂涛巨浪、减轻了防洪压力。截至7月12日,入汛以来全国1725座(次)大中型水库共拦蓄洪水328亿立方米,减淹城镇324个(次)、减淹耕地面积280万亩、避免人员转移163万人。一组组数字,一个个案例,印证了重大水利工程的重要性。

  防汛的“显微镜”还聚焦每处风险和隐患点。早在汛前,水利部就与应急管理部联合对长江、黄河、淮河、海河、珠江、松辽、太湖开展汛前检查,并督促各地及时修复去年水毁水利工程设施,恢复防洪抗旱功能。制定山洪灾害防御、水工程调度及汛限水位执行监督检查方案,指导地方做好蓄滞洪区运用准备。

  “6月中旬以来,水利部集中整治水利工程在建项目、运行工程和防汛安全隐患,派出12个检查组以水库、水闸、堤防、淤地坝,尤其是病险水库和震损工程及大中型水库防洪调度及汛限水位执行、山洪灾害监测预警平台运行等为重点开展暗查暗访,督促地方全面及时消除安全隐患。我们还公布了全国710座大型水库大坝安全责任人名单,督促各地落实小型水库安全度汛行政、技术、巡查‘三个责任人’和山洪灾害防御责任人等,把各项责任落到实处。”水利部水旱灾害防御司技术信息处处长王为告诉本报记者。

  3.科学谋划 加快灾害防御体系建设

  【思考】

  去年,长江、黄河等主要江河发生编号洪水次数超过1998年,但大江大河主要堤防、重点地区防洪工程未发生重大险情。可以说,经过多年建设,我国基本构建了较为完善的水旱灾害防御体系,为战胜历次流域性大洪水奠定了基础,但每次应对防汛大考也暴露出一些问题。此外,自然地理和气候条件决定了我国是世界上水旱灾害最频繁最严重、防御难度最大的国家之一,洪水不可能完全被消除,治水任务的长期性和艰巨性客观存在。水旱灾害防御,还要从更长远视角来谋划和完善。

  “工程体系方面,一些江河缺乏防洪控制性工程;大江大河及其重要支流的部分河段和大量中小河流堤防标准偏低,或未达到规划的防洪标准,还需进一步加强治理;蓄滞洪区、洲滩民垸数量多,人口密集,安全设施建设有待加强,启用可能造成较大损失,决策难度大;部分地区排涝能力不足,河道行洪障碍多;水库、水电站、淤地坝数量多,普遍存在工程标准偏低、运行管理投入不足、维修养护不到位等问题,还有一部分存在病险,安全度汛压力大。”王为坦言。

  非工程体系方面同样存在着薄弱环节。从预警预报的角度看,局地突发性、短历时强降雨预报难度比较大。另外,相比南方江河,北方一些江河源短流急,洪水预见期短,实测资料缺乏,预报能力不足;山洪灾害和中小河流洪水监测预报水平也有待提升。王为介绍,从调度的角度看,部分江河和水工程的防洪调度方案、超标洪水防御预案、水库汛期调度运用计划等不够完善;大多数流域水工程防灾联合调度仍处在探索阶段,统筹防洪、供水、生态、发电、航运等多目标的调度机制还不够完善,调度的信息化、智慧化程度有待提高。此外,一些流域多年未发生大洪水,少数干部群众对暴雨洪水的致灾性认识不足,缺乏防汛抗洪实战经验,防灾避险意识和能力有待增强。

  这些短板如何补齐?水利部副部长刘伟平强调,要坚持“建重于防、防重于抢、抢重于救”的思路,顺应水旱灾害风险防范化解的基本逻辑。“十四五”时期进一步加快防洪控制性枢纽建设,大力推进病险水库除险加固、蓄滞洪区安全建设、骨干行洪河道治理、中小河流和山洪沟治理等,为调控洪水、抵御灾害提供硬基础。坚持关口前移,切实做好监测预报预警、调度指挥等“防”的工作,把问题解决在未萌之时。做好工程巡查,发现险情立足抢早抢小,全力避免和减轻灾害损失。

  “‘十四五’时期还将强化预报、预警、预演、预案‘四预’防范手段,推进数字流域建设,推进水工程防灾联合调度系统建设,全面提升水工程调度的业务信息分析与处理能力。提高水旱灾害防御现代化水平,推进建立流域洪水‘空天地’一体化监测系统,提升流域基础面、水利工程感知能力,提高信息采集、传输、处理等方面的水平,提高流域洪水监测体系的覆盖度、密度和精度。提高暴雨等灾害性天气的预报预警水平,在北方河流洪水预报、中小河流洪水和山洪灾害预警等问题上有所突破。”刘伟平指出。(记者 陈晨)

原文链接: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21-07/17/c_1127664153.htm

标签:

相关阅读:

他们正在说……
评论
表情 匿名